美女老师的礼物

校园小说   2022-01-12   加入收藏夹

这天是学校开放日的前夕,老师和同学们都作了最后的准备和彩排
  安健也是学生的代表,除了负责一些布置工作外,还负责开幕礼及表演节目的学生司仪工作,这些工作使他紧张了好几天。他为了撰写司仪稿,多次向诗文请教,这又给了多次机会让安健亲近诗文。他每次请教诗文的时候,脑中总是不期然浮现诗文赤裸的身躯,每次总弄得他心绪难熬。而诗文表面虽若无其事,但望着安健时内心中总是情绪难安,如蚁爬行一样。
  今天安健完成布置工作后,已接近黄昏,但他还要有司仪的练习。他便找诗礼作最后的勘酌和到礼堂练习。诗文也刚完成自己的工作,便和安健到礼堂去。
  他们练习了不久,校工孔叔走来:“咦,许老师,安健,你们还未离去,全校的人也走了,你们还不走?”
  安健和孔叔最熟络,他说:“你再给我一些时间吧,我和许老师要再练一练。”
  “是啊,麻烦你吧,孔叔!练习完我们便离去啦。”
  在芸芸老师中最没架子的就是许老师,她人又美,对校工又和善,孔叔平日对诗文都十分顾惜的。
  “好吧,但我要出外吃点东西,并会锁上大门,要待我回来,你们才可以走啊!你们不怕等便继续吧。”孔叔说。
  “不要紧的,我们等你回来!”诗文说。
  “那好吧,我会在一个半小时后回来。”孔叔说。
  “你慢慢吃,不要急呀!”安健说。
  孔叔离去后,安健和诗文便继续练习。不到半小时,他们作了最后的排练。
  “呵!完成了,多谢许老师!”安健说。
  “疲倦吗?不如来教员室喝杯水吧!”诗文说。
  “好啊!”
  安健随着诗文的脚步走向教员室,突然一个念头飘到他的脑海里,现时是一个良机实现积聚已久的心愿。
  诗文斟了一杯水给安健,安健接过杯子:“谢谢老师!”
  安健喝了一口水,凝视着诗文。
  “怎么样?”诗文也感到一种特别的气息从安健处传来。
  “许老师……我……”
  “你有话要说?”
  “我想你现在给我第二份礼物!”安健一鼓作气地说。
  “现在?”诗文感到自己的心在卜卜跳。
  “是啊!”安健的口吻十分坚定。
  诗文明白要给安健第二份礼物并不容易,目前的时刻似乎是最好的机会,想不到安健也能体谅自己要给他礼物的难处,同时,一种莫名的刺激已敲击着诗文的内心。
  “你想我怎样走?”
  “唔……由教员室走到我们平日上课的课室,再走到礼堂,然后返回教员室。”
  安健说。
  “那好吧!”
  “我在课室等你哟!”安健说完便离开教员室。
  待安健离去后,诗文便把身上的衣物全部脱去,她一丝不挂的在教员室中,这是她从未试过的事,虽然现在室内并无其他人,但诗文好像感到全室的老师都望着她的裸体一样,内心仍然有紧张的感觉,她感到脸上一阵一阵的刺热。
  她走到门口,拉开门走到廊上。她全身赤裸的在走廊上走着,当然走廊没有任何人,但诗文仍是小心翼翼的走着,感觉上仍很紧张。她感到平日在走廊上来来往往的师生,都望着自己一丝不挂的身躯。
  安健离开教员室后,并不立即到课室去,他在走廊的一角看着诗文赤裸的身躯在学校走廊上走动,诗文雪白的双乳在胸前抖动着,有如一个赤裸的天使般走着,安健看得如痴如醉。当诗文快到课室时,他连忙走进课室,等待期望好久的一幕。
  全裸的诗文来到课室,她推门而进。
  安健已坐在座位上,他看着赤裸无遗的诗文老师走进课室来。
  诗文老师全身一丝不挂的站在讲台中间,双手放在背后,雪白的乳房、修长的双腿,毛茸的阴户,全身赤裸无遗地被看得彻底。
  这一幕是安健梦寐以求的一幕,他看得心几乎也停顿下来。
  虽然课室中只有安健,但诗文感到自己的裸体像被全班学生看光一样。
  “老师,你好美啊,像女神一样的美啊!”安健说。
  “小鬼嘴滑!来啊,你和我一起走到礼堂吧!”诗文想感受一下自己赤裸裸的和学生由课室走到礼堂。
  “老师,你可以拖着我的手吗?我怕迷路啊!”安健淘气的说。
  “好吧,小鬼!”
  赤身裸体的诗文手拖着安健走出课室,穿过走廊,来到礼堂。
  “老师,你站到礼台上去啊!”安健要求诗文的道。
  全身赤裸的诗文站到礼台上,台下虽然是空洞的,但诗文感到一排排的座椅好像坐满了全校师生似的,自己的乳房,双腿,阴户,都被台下的人盯着,自己三点毕露的的身体被一灠无遗,诗文感到自己全身好像发热一样。突然她感到有一双手在摸抚着自己的身体。
  “老师,你好美啊,让我摸一摸你啊……”诗文耳边响起安健微微的声音。
  原来安健在台下看着礼台上一丝不挂的诗文,理智已渐迷糊,他走上台,从诗文背后伸到前面,双手在诗文的身上来来回回的轻揉。
  “不要……安健……不要啊……”但诗文并没有作出任何的抗拒,她的身体正享受着被抚摸的快慰。
  安健抚摸着诗文的一双大乳,在她的乳房上搓揉,又揉捏她的乳头,诗文身体一经被抚摸揉弄,全身软化,像触电似的半倒在安健的怀里,任由安健的摆布。
  安健又在诗文的阴户上磨着,诗文的阴户己开始湿润起来。
  “唔……不要啊……唔……”诗文发出微弱的呻吟声。
  安健这时把半倒在自己身上的诗文老师带到礼台上的一张长台上,把诗文放到台上,诗文半开的阴唇完全映入安健的眼里。他用手一边摸着诗文的大腿内侧,一边用手撩拨诗文的阴唇。
  “啊……不要……安健……唔……不好……”诗文发出微微的淫呻。
  安健又伏在诗文赤裸的身上,吻着诗文的香唇。两人的欲火正在上升。
  突然礼堂门外好像有些韾音,一下子惊醒了沉醉的安健,他连忙抽身而起,并拉起诗文,诗文连忙躲到帘幕后。
  “咦,安健,你还在这儿,许老师呢?”果然是孔叔回来。
  “啊……是呀,许老师在教员室,我们也要练习完了,我到教员室找许老师吧。”
  “我到天台去巡视一下,待会你和许老师在大门等我,让我开门给你们离开吧。”孔叔说完便转身走出礼堂。
  安健随即走到礼堂大门,看着孔叔走到老远,才招手叫诗文从帘幕走出来。
  全身赤裸的诗文从帘幕走下来,脸带微红望着安健,安健俏皮的在诗文脸脥上快速的一吻。
  “快走吧!”诗文催促道。
  一丝不挂的诗文老师和安健便从礼堂飞快的走回教员室,安健看着诗文一对雪白大乳房在诗文的急步下,上下晃动,一双粉腿前后的走动,阴毛迎风的摇飘,引得他的下体胀硬不已。
  回到教员室,诗文赶快的穿回衣服便和安健到大门,不久孔叔便来大门到开门让他们离开。
  离开了学校大门,诗文突然感到一阵晕眩,安健连忙扶着诗文。
  “老师,你没事吗?”
  “都是你这个小鬼啦,累得我神经紧张啊!”
  “老师,不如我陪你回去,好吗?”
  “嗯!”
  安健伸手截了计程车,扶了诗文进车厢,他自己坐在诗文身旁,车子绝尘而去。
  来到诗文的家,进了门,安健扶诗文到沙发坐下,原来诗文的菲佣放了假,他便到厨房倒了杯水给诗文,诗文呷了一口清水,背靠着沙发。
  “老师,怎么样?好了点吧?”
  “嗯,我想洗一个澡或者会好一点的,安健你自己随便坐坐啊!”
  “好的,老师,你自便吧!”
  诗文起身走进卧室去了。
  安健举目四望,家俱陈设和上次来时一样,但小几上那本粉红色封面的相簿已不见了。
  安健四处走走,不经不觉来到诗文的卧室,他探身内进,看见诗文正在卧室内的浴室内。噢,原来诗文老师的卧室内的浴室是玻璃墙幕的,上次进来时安健倒没有留意。安健看着浴室内的诗文,一幅美人出浴图便映入他的眼帘。
  这时诗文的身子浸在一缸热水里,暖水包围着她全身,她希望暖热的水能调和刚才的欲火。她轻轻拨动缸中的水,水流缓缓流过自己的乳房和敏感的乳头,也慢慢冲击着她娇嫩的阴户,诗文感到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感觉。
  诗文又用一个木制水瓢,把暖水搯起倒在自己的身上,暖水缓缓由上身流下,慢慢倾泻在她丰满的乳房上,一种仿如被抚慰的感觉竟悠然而生,诗文不自觉地轻抚着自己的乳房,手指触碰着乳头,噢,乳头一经刺激,不觉硬了起来,她竟用指尖围着自己乳头打圈。
  诗文定一定神,提起大腿,用双手温柔地按摩,由小腿、大腿慢慢扫至大腿的内则,诗文又把阴唇翻开用暖水冲洗,噢,她感到体内有一股热力由下半身涌出来,原来自己又撩动了自己的阴核,不知是缸水的滋润了,还是小穴的湿润与缸水共济,自己竟忍不住轻轻呻吟起来。
  诗文全身瘫软的浸在水中,暖和的水似乎仍未能平服诗文那波动的情绪。
  过了一会,诗文从浴缸中站起来,水珠一滴一滴的滑下她雪白的肌肤,彷佛身上毫无阻力一样。
  噢,好一幅引人入性的出水芙蓉图啊!安健这时明白为什么裸体美女从水中钻出来时被形容为出水芙蓉了,这情景看得他目瞪口呆,下体胀硬不已。
  诗文用毛巾包裹身子走出浴室,蓦然发现安健正在看着自己。
  “你还没有看够吗?”这时诗文精神稍回恢复了一点,娇声的道。
  “哎呀,我的美丽俏女神老师啊,你怎会让人看得够呢!”安健看着因热水薰得脸红红的诗文。
  “你那里学得这样嘴滑的!”
  与此同时,一阵芳香的女儿家体味,直扑安健的鼻端。如此一个可爱的美人当前,安健心神已失,真是个教他如何不迷她?
  安健一手揽着诗文的腰际,一手抱着她的颈项,便低头轻吻她的面颊。
  安健轻轻抱着诗文的头,俯下头来再遍吻她的香发和她的额,随着吻到她的眉心,眼盖,鼻子……,安健把诗文脸上每一寸肌肤都吻过,直至用他的双唇印在诗文的唇上,深深地把诗文的樱桃小嘴一吻。
  这时,诗文眼睛紧闭,一种不由自主的感受油然而生,  安健此时用舌头轻轻挑开诗文的嘴唇,伸入她如兰似麝的口儿,旋转不停地在打圈儿。
  诗文本想呼叫,但嘴儿被安健的舌头封了,叫不出来,诗文极力挣扎,用手把安健略略推开,忙乱地叫:“安健,不要……不要……啊,我们是……”
  这时安健紧紧的抱着诗文,一只手把诗文的浴巾解开,浴巾滑到地上,安健随即轻抚着诗文的雪白大乳房,又把诗文的乳头挑拨得发硬了。
  诗文此时内心一种强烈的欲火又再被燃起,只得半推半就地任由安健的抚摸。
  在这样大好的机会,安健又怎会放过?他再俯身和诗文热吻,捧着她的两个大乳房,先咬咬她的左乳,用牙齿轻轻地研弄她的乳头,并用舌尖又舔又拨弄,他的另一只手则摸揉着诗文的右乳,时轻时重地调弄着。
  诗文被安健弄得轻轻地喘息起来,娇声细语地呻吟着说:“哦……哦……不要………啊……”
  安健又随即吻诗文的粉颈,又舔吮她的耳根,酸得诗文身子软下来,倒在子健怀里,安健连忙扶了诗文到床上去。
  安健继续进攻,再用嘴儿吸吮诗文的乳头,双手并配合搓着揉着她的乳房。
  诗文被撩得春情勃发,兴奋得一双腿儿一会儿摆上摆下,一会儿又摆来摆去。
  此时的诗文荡态撩人,在床上典去典来,叫道:“唔……不要啊……安健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这样……弄人……我……啊……”
  这时的安健浑身的血液都在一刹那间沸腾了,他的手已再不能停留,先把诗礼的两条修长美腿分开,使她神秘美丽的阴部完全暴露出来。诗文的阴毛又黑又长,两瓣阴唇这时已经湿湿润润,微微分开。安健开始抚摸诗文阴户中间的罅隙,进而用指头进攻她下面的洞穴了。随着他手口并用,一方面用手捽她的阴核向她挑逗,另一方面伸出舌头舔她的阴唇,阴毛,小穴……,并配合这些动作加强进攻,把诗文舔得浑身扭过不停。
  这时诗文已觉浑身稣麻,欲仙欲死了,下面的淫水又流过不停,她不禁呻吟起来:“啊……啊……安健……你弄死我了……饶了我吧……不要再欺负我啊!”。
  安健看着娇喘连连的诗文老师,知道她已经真的抵受不了。
  安健自己也再忍不住了,他要和美丽的诗文老师做爱了。他把上衣裤子脱下,露出他的肉棒来。
  诗文看见安健的阳具,忙着掩面娇呼:“不要啊……我是你的老师啊……我们是不能够的……”
  安健扑上前去,压着诗文软绵绵的赤裸肉体,擘开她的双脚,握着肉棒的头儿向着诗文的阴户摩擦,随着把肉棒抵在她嫩嫩的阴部乱顶。
  诗文已经被安健弄至意乱情迷,知道抵抗也抵抗不来,而自己也正需要一根大阳具的充实,只好半推半就,含羞地握着健的阳具对正了自己的阴道的位置。
  安健便一顶直进,藉着她爱液的帮助顺滑地进入了她的身体,被她的阴道紧紧地包裹着。
  安健开始一抽一插地奋力向诗文的阴道冲刺,他的双手还在调弄诗文的大奶子。
  诗文被安健弄得呻叫连连,安健也兴奋到了巅峰,在诗文的体内一泄如注。
  安健拥抱着诗文赤裸的身躯,快感传遍全身。安健心想终于可以和美丽的诗文老师做了爱。
  安健看着诗文老师一丝不挂的美丽胴体,看着诗文老师脸红红的看着自己,不消一会,安健的精力又恢复过来了。
  他把诗文扶了起来,让她学做一只小狗趴在地上的姿势,他握着自己硬崩崩的肉棒,然后从诗文后面进入她的阴道,再度猛烈的抽插。诗文被安健插得气喘吁吁。安健正当胜利在望的时候,诗文却笑着利用阴道使劲把安健的肉棒一夹,就把安健的精液全泄了出来。安健的精液又再灌进了诗文的子宫内,安健也就软软的倒在床上。
  休息过后,诗文轻柔的对安健说:“我们不可再有第二次,毕业后你不可再找我,知道吗?”
  “不!老师,你是我心中美丽的女神……”
  “不要傻吧,而且,还有人对你好啊!”
  “谁?”
  “远在天边,近在眼前,你要珍惜呀!”
  “但……老师……我……是你永远的小fans啊……”
  “傻小子,你不要辜负人家对你的心意呀……”
  “……”
  【完】